《东池诗集》与陈忱的生平事迹 

《东池诗集》与陈忱的生平事迹

陈忱是《水浒后传》的作者,又是清初著名的遗民诗人,曾参与“惊隐诗社”的活动。早在上个世纪的20年代初,胡适先生在为《水浒续集两种》所作的“序”里,就为陈忱做过“略传”。笔者近日披阅《东池诗集》,又发现了有关陈忱生平事迹的重要线索和材料。

《东池诗集》现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善本室,为清代抄本。其扉页上钤有“钟贤禄印”、“丰瞻”两印章,《东池雅集后序》末钤有“长乐郑氏藏书之印”一印章,《东池初集叙》后钤有“半逸堂”一印章,《东池初集·倡和》旁钤有“长乐郑振铎西谛藏书”一方印,可见此抄本原为郑振铎先生所藏。但却未见郑氏发表过有关此书的文章。《东池诗集》共分为五集,每集均有“小叙”或“小引”,其后录诗歌。凡第一次出现的诗人均写明其字、号。所录诗人达二十三位,共录诗歌近百首。最后有栗山杨文熺写的《东池雅集后序》。

《东池诗集》是陈忱等人自著的一本诗集,其中《东池初集叙》和《东池四集小引》为陈忱所作。它为我们了解和研究陈忱的生平事迹提供了新鲜而具体的材料。然而对于这样一部与陈忱有重要关系的典籍,现代研究陈忱或《水浒后传》的学者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,后来有些学者知道了却又没有仔细研读过。

郑公盾先生曾指出,陈忱生于明万历四十三年,即公元1615年。其根据的来源即为《东池诗集》一书 (《〈水浒传〉论文集》上册第319页) 。在这本论文集中,郑先生节录了《东池初集叙》中的部分文字。这是我们现在知道的较早引用《东池诗集》一书材料的文章。但引文有错,惜又未全引,使人难以观其全貌。尤其是对《东池诗集》中有关陈忱的诗歌及陈忱自号“默容居士”等这些重要的资料也忽略了。为了说明问题,现将郑公盾先生的引文照录如下:

崇祯甲戌,予年二十,潜居南浔野寺,面平林,枕古墓,萧条旷莽,篝灯夜读,情与境会,辄动吟机,眠餐不废者三年,茫然无得也。因自念日荒僻寡闻,而徒面壁无益,遂决策浪游,历豫章,经八闽,穷东西两粤,复假道于楚,探三湘九泽,涉大江而归,凡四易星霜,跋涉数千里,而其间逢名山大川,不无有感发,至于结纳邂逅以诗自名其家者不可更……膺时艰,闭门扫轨者垂二纪,竟成皤皤贫叟,又苦病耳聋,举世弃绝……而回首三十年茫茫隔世也。

原先陈忱的生平事迹我们知道得很简略,《震泽县志》和《秋室集》里说陈忱曾参加过“惊隐诗社”,但并未见有什么具体的事迹记载。而韩纯玉在《明诗兼》里则感叹道:“……未有身名俱隐如吾乡陈君雁宕者。雁宕与予同处域里间,相去只里许,生平未识其面,并不闻其名,没后始见其诗及杂著小说家言。”可见其遁世之深,其生平事迹在当时亦鲜为人知。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《东池诗集》里看到陈忱大半生的事迹了。但可惜的是郑公盾先生的引文其中有许多错漏之处,又未全引;而且此抄本一般人颇不易看到。但是,它对了解和研究陈忱的生平与思想却极有价值,为窥其全貌,现将《东池初集叙》抄录如下:

崇祯甲戌,予年甫二十,潜居南浔野寺。寺面平林,枕古墓,萧条旷莽。篝灯夜读,情与境会,辄动吟机。眠餐不废者三年,茫然无得也。因自念曰荒僻寡闻,而徒面壁无益,遂决策浪游。历豫章,经八闽,穷东西两粤,复假道于楚,探三湘九泽,涉大江而归。凡四易星霜,跋涉数千里。而其间逢名山大川,不无少有感发。至于结纳邂逅以诗自名其家者不可更仆。究其源委,不无甚异也,为之抚然。适膺时难,闭门扫轨者垂二纪,竟成皤皤贫叟,又苦病耳聋,须画字,欲焚笔砚,举世弃绝。乃汤子海林不摈斥,时得泛游。汤子至性过人,读书学道,负经世之才,而不遵养时晦,日事吟咏。筑堂池上,以纳遥山之翠,非其徒侣莫得窥其藩篱。庚子上巳后五日,木芍药盛开池畔,遂集西溪幻公诸子晏笑终日,各赋近体以纪清游。予 始悟诗之不可无胜情也,向之屏居索处与夫游览泛爱皆无逗于机而移我情。今草堂非甲于天下名区,而空洞潇洒足以寤歌。二三子岂过于四方贤豪?而无黄茅白苇习俗可蹈。故古人之盛事不乏,而兰亭竹林风流蕴藉之可传者,不复寥寥。予安得复如曩时摛词拾句,日从诸君子后,虑未竟之志,而回首三十年,茫茫隔世也。虽然世有汤子,地有草堂,所谓出门无至友,动即到君家矣。默容居士陈忱题。

笔者不揣简陋,想指出郑公盾先生引文中的一些错漏之处:“予年二十”应为“予年甫二十”,“甫”为“刚刚”之意,似乎并不应该漏掉;“潜居南浔野寺,面平林”应为“潜居南浔野寺。寺面平林”;“因自念日”应为“因自念曰”;“不无有感发”应为“不无少有感发”;“以诗自名其家者不可更”应为“以诗自名其家者不可更仆”,“更仆”为“更仆难数”之简略,不宜断到“更”字为止;“膺时艰”应为“适膺时难”;“又苦病耳聋,举世弃绝”应为“又苦病耳聋,须画字,欲焚笔砚,举世弃绝”;等等。

在这篇《叙》里,陈忱说“崇祯甲戌,予年甫二十”。“崇祯甲戌”即崇祯七年,为公元1634年,时年陈忱“甫二十”,即刚刚二十岁,由此推知,陈忱出生于明万历四十三年,即公元1615年。关于他出生的准确的月和日,《吴兴诗存》中录有一首题为《仲春二十四日为四十九岁初度》的诗。仲春,就是春季的第二个月,即农历二月,初度,原指初生,后指生日。因此陈忱的出生年月日为万历四十三年二月二十四日(1615年3月24日)。这篇《叙》末署“默容居士陈忱题”,这清楚地告诉我们,陈忱又自号“默容居士”。此“默容居士”的自号当出自《周易》。《周易·系辞》云:“君子之道,或出或处,或默或语。”意思是说君子的处世之道有两种,一种是“语”,即出而为仕,另一种为“默”,即处而为隐。对于“驱策史册典故,若数家珍”和坚定的遗民陈忱来说,这个“默容居士”真是名副其实了。

这篇《东池初集叙》还有一个重要的时间标识,它提到“庚子上巳后五日”,“庚子”即清顺治十七年,为公元1660年,陈忱时年四十五岁。“叙”中描述了他早年隐居南浔野寺,刻苦学习的情形,又花了四年时间,跋涉数千里,游历了大半个中国,以及对诗歌的认识和自己当前的身体状况等等。这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陈忱生平事迹的了解。我们知道陈忱为“惊隐诗社”的成员之一,此社为当时吴社之冠,其社员多达四五十人,活动时间从庚寅年即清顺治七年(1650)到甲辰年即康熙三年(1664),长达十五年之久,活动地点在松陵唐湖北渚叶桓奏(名续武,自号五带散人)的古风庄。其中较著名的人物有顾炎武、归庄、吴炎、王锡阐、陈济生、戴笠、王礽、潘柽章等,所编较有影响的著作有《天启崇祯两朝遗诗》、《明史记》和《广宋遗民录》等。然而陈忱由于“身名俱隐”,加上地理距离和身体等原因,却很少参加惊隐诗社的活动,因此,惊隐诗社的有关资料中,除了录有陈忱的名字之外,就没有什么具体的记载了,而惊隐诗社的一些大事,如编著等,陈忱也未参与,否则按陈忱的学识是肯定有资格参加的。可以说1660年左右,陈忱与惊隐诗社就基本上没有来往了,不然的话,康熙二年癸卯(1663)吴炎、潘柽章等由于庄氏史案而被难,顾炎武等都有诗悼念,却未见陈忱有明显的悼念诗,再则陈济生编的《天启崇祯两朝遗诗》也未收录有陈忱的诗作。反倒是陈忱遗留下来的诗中有三首诗写到了他与惊隐诗社的来往,一首为《沈章叔凌友一松陵归访》,另二首是《夜过吴东篱西山话旧》和《访顾茂伦不值》。因此,可以想见,陈忱1660年后就应该是一直隐居于自己的家乡乌程南浔镇,不再外出,以至韩纯玉叹曰:“夫以同为遁世之人,同居桑梓之地,尚不能一接其音容言笑,则其埋名匿影于古诗人之隐者何如也。” (清陈田《明诗纪事》卷十四《辛签》) 但在其隐居的附近有一个“东池草堂”,那里常聚有一群明朝的遗民诗人——东池诗人 (笔者暂称之) 。东池诗人的姓名,除了陈忱以外,均不见于惊隐诗社名录。

东池诗人大多与陈忱一样是身名俱隐的明朝遗民。草堂的拥有者汤海林“至性过人,读

书学道,负经世之才”,但却隐居在“非其徒侣 莫得窥其藩篱”的草堂中,而所聚之人都有兰亭竹林之遗风。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陈忱的百余首诗歌中,就有十几首与东池草堂和东池诗人有关。

陈忱的著述,《南浔镇志》载有:“《雁宕杂著》(佚),《雁宕诗集》二卷(未见)”,“弹词有《续廿一史弹词》,曲本有《痴世界》,演义有《后水浒》”。《骨董三记》载有:“所著如《痴世界乐府》、《续二十一史弹词》及诗文杂著,俱散佚不传。惟《后水浒》一书,托宋遗民刊行。”而收录陈忱诗的书主要有:《明诗综》一首 (清朱彝尊) ,《明诗纪事》二十四首 (清陈田) (但该书中把“雁宕诗集”误刻为“雁岩诗集”),《清诗纪事》四首 (钱仲联主编) ,《吴兴诗存》八十九首 (清陆心源) 和《浔溪诗征》一百零六首 (清周庆云) ,去其重复者,得陈忱诗一百零六首。

现在于《东池诗集》里,笔者又发现有陈忱的诗歌共九首,除了其中的一首与《浔溪诗征》中题为《壬寅初秋重集东池》相同外(但首句两字有别,即一为“东池”,一为“新凉”),另八首均不见于以上所录诸书。兹录于下(陈忱的这些诗歌笔者将另撰文讨论):

东池初集 倡和

陈忱 字遐心 号雁荡


得践去年约,闲中集亦难。清言宁负酒,避世不持竿。芳草春径歇,青山梦遂安。啸歌犹未已,起坐在林端。

世运艰危际,君能赋遂初。林塘通客路,水木接僧庐。绿野旷无极,江蓠香已疏。飞飞花雨后,吹湿一床书。

晴绿覆溪水,闲门逐此开。狎群鸥懒去,不速客频来。夙契耽丘壑,遗音振草莱。坐中多白发,那惜百深杯。

得此论文地,安能不一过。残云携老衲,夜雨没新荷。诗体先除艳,林光远注波。春风殊肯负,别去意如何。

东池再集诗 分韵

陈忱 得山字

邻鱼已相识,径自启松关。事爱古人癖,身乘今日闲。澹香初拂水,凉霭远浮山。溪口晚风乱,湿云应载还。

东池三集诗

陈忱 二萧

高阳旧侣不须招,排色春深暗野桥。漫谓草莱多逸兴,只怜风雅久萧条。山中人往呼裴迪,渡口风回载郑樵。遗老自知耽酒癖,斜阳遮莫话前朝。

东池四集诗 分韵

陈忱 闰七夕 三肴

逢秋能置闰,莫问历家淆。诗许新题欠,天于韵事教。暗香浮北渚,苍霭散东郊。斜汉微云掩,疏砧双杵敲。梧宫径几度,星渚未全抛。漫誓他生颠,还期此夕交。酒矜霜落候,文乞柳州钞。庭树露华满,凉萤索解嘲。

东池莲 四豪

东池草堂临东皋,娟娟花涑如古濠。词曲新填香十里,水痕夜涨秋半蒿。绿声欲动露初泻,红衣将坠风未高。日落且就碧筒饮,倡予和汝持霜螯。

东池五集诗 壬寅七月六日 分韵

陈忱 一先

东池莲叶尚田田,酒载残阳烟水边。期若不来应有故,隔无几日便如年。登堂谁读三千卷,结社唯知十八贤。岂为好奇频集此,不禁慷慨   陂前。

这九首诗是陈忱在庚子三月(1660年3月)到壬寅七月(1662年7月)这两年多时间里,五集东池所写的。其中东池四集诗两首,陈忱作了个“小引”:

东池四集小引

高达夫赋南亭诗,以七夕为牛女之事,“贤者何得谨其时?”意有所重也。东池无溢美,而清秋佳致,岚倍四时,林莽渐脱,白露始寒,寒零飘云,纤月映澈,杖几于时,不可无吟咏,况闰夕偶遇渚莲未落,故即事分题,与达夫之意异矣。遐心陈忱题。

高达夫,即唐朝的大诗人高适。高适所赋的南亭诗是指他在天宝十二载(753)在哥舒翰幕府中所作的《陪窦侍御灵云南亭宴诗并序》一诗。前人评陈忱诗“激烈悲壮,声出金石”,并批评说“诗综仅录一诗,安足见所长?” (清陈田《明诗纪事》卷十四《辛签》) “诗综”即朱彝尊所编的《明诗综》,因其仅录了陈忱的“余杭山水役精魂,末世才人眼界昏。憔悴感恩依尚父,可怜尚父事朱温” (《阅罗隐诗》) 这一首诗歌,所以陈田有此一问。

从陈忱等人自著的《东池诗集》中,我们还可以发现陈忱应是东池诗人中的核心人物。诗集共五集,是东池诗人从1660年3月到1662年7月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在东池五次相聚时“各赋近体以纪清游”的总集。陈忱不但每次都参加,还是招集人之一,并为其中的初集作了叙,为第四集作了小引,而每一集都录有陈忱的诗作,由此可见陈忱在东池诗人中的重要性。

通过以上新资料的发现,我们可以对陈忱的生平事迹做一个较具体的描述:陈忱,浙江乌程南浔镇人,生于明万历四十三年仲春,字遐心,号雁宕,自号默容居士。二十岁时潜居南浔野寺,苦读诗书三年,接着用四年时间遍游名山大川。后“闭门扫轨者垂二纪”。这期间他参加了惊隐诗社,活动于东池草堂,创作了不少通俗文学作品,并有《雁宕杂著》、《雁宕诗集》(二卷)等,可惜俱已散佚不见,只留下了一百多首诗歌和与他人合著的《东池诗集》一书。大约在四十五岁至四十九岁之间写成了《水浒后传》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yapiku.cn/zhishi/567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